【9号会所】别叫我抑郁症患者,请叫我“考拉”!我不害人,只想你多抱抱我!

发表于 2018-05-26 10:09 发布者:北京会所网 浏览:255
【9号会所】别叫我抑郁症患者,请叫我“考拉”!我不害人,只想你多抱抱我!

还有三天,我的抑郁症公益就要结束了!因为,我不是抑郁症患者,有人要我别写了!有人说我的话太直白了,把童年创伤都剖出来了,伤口撒盐疼!有人要做抑郁症患者的生意,要我为自带光环的心理创业者留一点尊严,为心理学留一点神秘,患者都学会了,他们吃什么?

好吧!我自己也不想写了抑郁症了!给我三天时间收尾!抑郁症患者都喜欢找重度抑郁症康复者为他们疗伤,越重度越好,最好是对每一种药都尝过的人,从鬼门关回来的人!我这个连轻度都算不上,没吃过药的学心理学的研究生,没有发言权。因为他们说: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!”而我说——权力透过语言的控制,塑造了现实和真理!就凭重度抑郁症康复者的脑力,也发现不了真理,不过权力和语言的控制倒是存在。哲学上说,真理是存在的,后现代心理治疗认为,真理就不存在。迷信个人是不可取的!你自己的感觉要自己做主。不可以迷信人任何人,包括我。

后现代主义的真理观,从福柯1969年的知识考古学开始,到现在2018年,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。如果你们还在迷信陈安之那一套,个人崇拜?我就感觉你们太out了!

知识考古学你听说过吗?

别叫我抑郁症患者,请叫我“考拉”!我不害人,只想你多抱抱我!

从今天开始,我不会再称呼大家为抑郁症患者,统一称呼大家为“考拉”。原意就是“不喝水”的意思!考拉不吃肉,唯一的食物就吃桉树叶子,不喝水,一天24小时,17-18个小时在睡觉!像极了重度抑郁症患者!考拉是澳洲的国宝,慵懒、可爱、不喝水、睡不醒!我们的后现代叙事疗法也是诞生于澳洲。反正澳洲,澳大利亚,新西兰这块地方,就是慵懒的。最适合疗伤。过几天我给大家娓娓道来澳洲和后现代还有我们的“考拉”心理学的前世今生。大家帮我去网上找一张照片,或者会平面设计的人,帮我们读书会设计一个考拉的logo做吉祥物。

改叫考拉,就是开始我们后现代心理治疗的第一步——“去标签化”,“去病化”。

我的抑郁症公益还有三天就结束了,以后的文章标题里你可能再也看不到我写抑郁症!甚至连抑郁、焦虑都这些词都不会用!如果是引用,我也会用其他相近意思词来代替。我也不允许你称呼自己为抑郁症患者,哪怕你现在正服用抗抑郁药,你也只是一只从树上摔下来摔坏了脑子的,借用高科技化学物质加快你的大脑新神经元的合成的考拉。考拉服用的不是药,是大自然萃取的精华,是智慧的凝结,是爱和希望。

权力透过语言的控制,塑造了现实和真理。

我很喜欢叙事疗法里关于“真理”和“语言”的论述:权力透过语言的控制,塑造了现实和真理。大家好好体会。

福柯说:“真理与权力是一致的”,是不是意味着,掌握权力的人也就掌握了话语权,他说的话也就是真理。后现代主义认为没有永恒不变的和普遍价值的东西,放弃了对“终极真理”追求。真理是相对的,因为真理是建构而成的。所有的真理性的东西都是通过语言构成的,必须回到语言上去,因为语言具有塑造现实观念的作用。人不是语言的中心,不是我们控制语言,而是语言控制我们。如詹姆逊所说:“不是我说语言,而是语言说我”。

如果人类没有发明语言,我们就没有抑郁症。如果连痛苦这个词也没有发明,是不是就没有痛苦?

社会主流规范,真理性的语言,让社会人迷失其中,让我们产生了身心不协调,产生了严重心理冲突。我们的病,是在社会里病的,不是你的错!如果没有发明汽车,你就不会被撞残疾!如果没有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哪来的恐婚抑郁症!如果没有人定义成功,你哪来的不成功的焦虑。可见,我们的痛苦来自语言,改变语言,或减少使用语言,是不是意味着就能减少痛苦?

如果你天生不会说话,或许都没你现在那么痛苦!

给大家看几张图,来源于一段200万人点赞的抖音视频。名字叫

《抖音200万赞!他不说话,却用笑容治愈无数人,背后故事暖哭了》

看到这个聋哑的小哥的笑容,把许多人的心都暖酥了!我是个男生,都好想给他一个拥抱!我被他的笑容感动哭了!无声人的世界,纯洁!纯粹!他们只能用手语表达最简单的单词,他们的世界简单而美好,没有复杂的思维,没有勾心斗角,他们在相对真空的环境里长大,就像我以前故事里分享的耳聋的青蛙。当别人嘲笑他,对他大吼大叫的时候,这只耳聋的青蛙还以为是别人对他喊“加油!”,在旁边的青蛙一一放弃的时候,他独自爬到了塔尖!我有时候就觉得自己像极了无声人小哥,像极了耳聋的青蛙。我的父母也是!我父母没有什么文化,三十年如一日都在市场里卖菜,每天菜场——家,两点一线,每天赚一两百就很开心!没有广泛的交际也就不会嫉妒谁,也懂得知足常乐,也就没有痛苦。他们经常说:“有钱赚开心,没赚钱就当锻炼身体。”我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。而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你有个严厉的母亲,好好的孩子被双相了!不过,惹不起,我们躲呀!

我受父母的人生观影响,一系列挫折之后,我选择了隐居和流浪。继续储备知识和力量。而不是去抗争。4年如一日,只读心理学哲学类的书籍,我不看不喜欢的书籍,我不过问我不喜欢的明星的事,不和不喜欢的人交往,不参加任何让我感到压抑的组织。不和别人发生正面冲突。尽量摆脱社会语言对自己的控制,以及自己固定的语言模式对自己的禁锢。一旦自己上当受骗,受了挫折,也通过语言的改变,让自己重新建立内在的和谐。始终让自己内心绽放出自在笑容。

我的这篇文章,对你有什么启发?请你在文章下面留言给我。

以后别叫我抑郁症患者,请叫我“考拉”!我只吃树叶,我不害人,只想你多抱抱我!

0 顶一下
对不起,您所在的会员组没有评论权限。
网友评论
扫码在移动设备上阅读该文章